监管将怎么样影响defi的进步

时间:2021-07-30 19:16编辑:未知

作者:张峰

与其他区块链项目一样,去中心化的金融也面临技术、运营和经济问题,但监管可能是影响其进步的最大挑战,由于它并不完全依靠项目方和参与者。监管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去中心化的金融的进步?

区块链、数字虚拟货币等数字技术带来的新的治理问题,如数据采集与应用、自动化与智能化、生态化与平台化、去中心化化或多中心治理等,监管是不是需要介入,怎么样干涉,怎么样干涉,怎么样干涉到什么程度是各国都在考虑和把握的问题。

概要世界各国的有关监管经验和态度,大家可以发现,监管的基本原则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保护科技革新应用的原则(如监管沙箱规范)、维护稳定的市场秩序(如平衡革新业务与传统业务之间的监管套利)、保护用户资金投入者的合法权益(包括知情权、,参与权、选择权、资金投入权等)、维护公共利益的原则(如反洗钱、反恐怖筹资、反欺诈、反市场操纵)和权利义务一致原则,风险和责任(如认真区别权力下放中每一个参与者的权利、责任和利益)。

对于去中心化的金融来讲,外贸、市场秩序和资产安全可能是一些要紧原因。

去中心化的金融在一定量上突破了属地监管,甚至超越了国家和区域管辖范围。由于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上,任何智能合约/协议好像都没地域定义,这使得探寻相应的监管机构愈加困难。

各国政府对区块链和数字虚拟货币的同意程度与监管政策的差异势必影响DFI市场的全球扩张。

在中国,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确认ETH是虚拟产品,但与此同时,2021年央行等七部委对代币用于筹资和有关代币买卖采取了严格的监管手段。假如DFI涉及有关的筹资代币和交易平台,它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重压。除此之外,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对反洗钱的打击力度好像有所加大,这也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DFI的参与者。

在美国,有很多监管机构象征性的存在,其中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仍然严厉。很多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将发行一些代币,包括股票硬币或稳定硬币。作为去中心化的金融的要紧组成部分,平台稳定币面临着监管重压。据报道,2021年底,作为稳定币项目之一的巴斯资金投入公司(basi)去年底宣布因美国证交会证券监管豁免而关闭业务,并将资金返还给资金投入者。

天秤座在处置监管方面的“经验”,包括外贸监管,可能值得黛菲学习。

美国代表克劳沃在Libra House听证会上谈到外贸监管和管辖权时觉得,尽管Libra总部坐落于瑞士,但美国应领导Libra的管辖权。大卫·A·马库斯对此表示赞同,现在正与美国监管机构合作。

针对“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有很严格的货币政策,不允许消费者用外币。天秤座怎么办这个问题?”当被问到时,大卫A马库斯(daida Marcus)说,这需要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来解决。有的国家的货币政策很严格,需要采取不一样的手段。我想强调的是,任何基于Libra互联网创建的钱包都可以与其他钱袋互动并提供互联网价值。在某些区域,大家可能不是唯一的天秤座钱包,你会有我们的钱包。

对于任何一个区域的金融监管机构来讲,为了维护主流金融市场秩序,保护资金投入者利益,都会在维护基本市场秩序的基础上产生监管需要,包括反洗钱、反恐怖筹资、反欺诈和市场操纵等,因此,需要采集和学会有关参与者的身份和必要的经营信息,需要有关机构拥有肯定的持续经营能力等,假如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难以满足一些基本需要,则可能觉得非常难有“安全感”

另一方面,与传统金融的强集中不同,在去中心化的金融场景下,参与者通过智能合约进行买卖,最大限度地降低了人为原因对业务的干扰和人为邪恶的可能性。现在,去中心化的金融对参与者的身份和信用没非常高的需要。它主要依赖抵押贷款利率和智能合约来保证买卖安全。但,这并不意味着用户的信用、资产和抵押贷款利率之间的关系以后不会写入智能合约。除此之外,还可以达成实时、动态、客观的数据积累。在这时,配合监管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大家都知道,去中心化的金融的优势在于它用智能合约抵押资产,用于借款、发行稳定币或其他买卖。正是智能合约消除去中央集权机构。

大家觉得智能合约的安全性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实证明,大家有时是错的,智能合约也会遭到攻击。现实告诉大家,黑客借助智能合约漏洞威胁资产安全的状况并不鲜见,因此显然应该有人对此负责。事实上,对BZX攻击的最后调查表明,突破仍然在于代码本身的错误。影响资产安全的原因还可能包括互联网、钱包、环境等问题。

笔者一直倡导区块链项目需要以技术为基础,财务为核心,法律为保障,应用为重要。Defi将数字货币和智能合约结合在一块。这两种固有风险的结合自然会产生更大的风险,无论是在技术方面还是在监管方面。从技术上讲,当多个系统相互关联、相互依靠或叠加在一块时,将面临非常大的风险;从监管角度看,代币的合规缺点、涉及的交易网站、参与用户、协议审核本身都可能给池子带来灾难。

因此,国防部项目与监理的合作是势必的。在项目设计之初和运营过程中,项目负责人应配合监管部门,开放审查权限,广泛审查各种风险和应付手段,确保自己业务规范、阳光、安全、稳定运行。